专栏

<p>2010年1月29日,我向其他三位科学专家提交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申请,要求立即禁止激素,因为它会增加未被识别的激素癌症的风险</p><p>请愿书要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采取以下行动:•要求激素肉的生产者在明确的警告标签上贴上标签,例如“使用性激素并增加患乳腺癌,前列腺癌和睾丸癌的风险”</p><p> •禁止在屠宰前100天进入农场的牛皮耳下常规植入性激素颗粒</p><p>目标是将每只动物的肉产量增加约50磅,并将利润增加约10%</p><p> •禁止荷尔蒙肉</p><p>过去和现在使用的激素包括天然:睾丸激素,雌激素和黄体酮;和合成:trenbolone,zeranol和melengesterol</p><p>根据科学文献,除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外,还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使用性激素来增加肉类产量对消费者构成严重危害</p><p>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自1975年以来激素癌症的风险增加:乳房占23%,前列腺占60%,睾丸占60%</p><p>出于这些原因,请愿书敦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采取以下行动,这些行动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认识到激素肉对美国总人口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危害”</p><p> •采取数十年的监管措施,消除肉类生产中性激素的使用</p><p>大约30年前,国家癌症研究所内分泌主任罗伊赫兹博士是世界乳腺癌和其他激素的主要权威人士,他警告说,由于使用雌激素牛植入物可能存在癌症风险,特别是乳房</p><p>赫兹博士强调,这些植入物会增加正常的激素水平,这种不平衡会导致生殖系统中的癌症</p><p>赫兹还警告说,这些极其有效的生物制剂很大程度上是不受控制和不受管制的,没有任何水平可以被认为是安全的</p><p>这些警告今天更具相关性,特别是考虑到FDA长期以来一直非常禁止使用激素肉</p><p>自1979年以来,FDA和美国农业部(USDA)对荷尔蒙肉类安全性的误导性保证一直没有改变</p><p>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长期关注高级机构人员及其顾问的利益冲突</p><p>正如一系列总审计局调查和国会听证会所清楚表明的那样,美国农业部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没有采取任何监管措施来保护公众免受激素的危害</p><p>众议院运作委员会于1986年一致通过的“人类食品安全和动物药物管理”报告得出结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一直无视其责任 - 一再暗示它相信鸟类和牲畜的利益</p><p>消费者的法律义务 - 损害消费者肉类,奶类和家禽的健康和安全</p><p>“针对欧盟委员会1996年2月发布的激素问题,美国农业部保证每年对动物进行检测</p><p>小于0.25%被证明对“残余违规”有利</p><p>这些批评今天同样适用</p><p>事实上,美国农业部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尚未监测肉类的性激素水平</p><p> Samuel S. Epstein,伊利诺伊大学医学荣誉教授,芝加哥公共卫生学院环境与职业医学院院长,癌症预防联盟主席Email:[email protected] www.preventcancer.com订阅:http: //ens-news.net/列表/</p><p> p = subscribe&id = 9 Nicholas Ashford博士,麻省理工学院技术与政策JD教授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Ronnie Cummins有机消费者协会执行主任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Quentin D. Young,MD主席前美国公共卫生协会主席,健康与医疗政策研究小组电子邮件: